Blogger templates

《慢遊巴里島 SLOW。BALI》幽靜的民宿 <2> 沙努換大房


續上篇 幽靜的民宿 <1> 前進沙努

經過一夜熱到失眠,終於換房成功!

這間3號房的房價是6號房的一倍,房間是獨立的大床雙人房,一個人住又嫌大了些,房內有開放式的收納衣櫃,有CABLE電視和冰箱,最重要是有-冷-氣

終於從3號房搬到6號房,換好了房間後,整理好行李立刻穿上泳衣帶著書和咖啡,準備下水游泳。這時正在整理3號房的KETUT笑著跑來找我,然後在我面前把我的手機晃ㄚ晃,我才想起把手機遺忘在6號房了,她說是在枕頭下發現我的手機,我才想起夜裡失眠,擔心睡棉時間不夠,一整夜不停看著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,我請她等我一下連忙回房拿了小費感謝她,她笑著說『NO NO......』,她搖著雙手拒絕收下我的小費,我還是硬塞給她。

繼續泡到泳池哩,我喜歡這樣的小民宿,連游泳也沒有人搶,在巴里島固定早晚兩次下水游泳,每天一早吃完早餐,回房補擦防曬乳換好泳衣,就帶著書坐在泳池裡,身體泡在泳池裡邊看書,完全沒人打擾,可以耗上兩個小時優閒時光。

我泡在泳池看書時,遇到隔壁5號房兩個瑞士女孩一起來游泳,打完了招呼我好奇問她們,小房間晚上睡覺沒有冷氣不會熱嗎?他們還是兩人擠在同一個房間,不會擠嗎?她們笑著說『OK!』

唉.......為何我一個人睡還嫌房間小,完全不能忍受又熱又悶,我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嬌生慣養吃不了苦?而且我是來自亞熱帶的國家,照理來說她們該比我更怕熱才對,她們卻可以忍受呢?只能說算她們太厲害了!

快中午11點陽光越來越大,兩個瑞士女生躺在泳池邊猛曬太陽,換我準備回房間躲太陽,我們就像輪流排班,一直等到下午太陽要下山時,他們剛好全身曬的白裡透紅的準備『收山』,再換我回到民宿換上泳衣跳下泳池繼續遊泳,一直泡在泳池裡到天黑,肚子餓了再起身套件外衣出門吃一人的燭光晚餐,人生不過就是如此!

我喜歡這裡幽靜的氣氛,除了前一夜的小騷動,我這停留的五天裡,聽不到任何喧嘩吵雜聲音,如果下次一個人到巴里島度假,我還會在選擇住宿這裡,不過我不會訂沒冷氣的6號房!

 

換到有冷氣空調的#3 房間

 

ROOM #3 的浴室

 

ROOM #3 入口前門

 

ROOM #3 KING SIZE床

 

民宿入口

 

民宿湛藍的泳池

 

P.S.

希望您訂了房後要依時間現身,勿當惹人厭的旅人,請看轉載文章 台灣人ㄧ再失格 令人失望

這間民宿適合單身自由旅行或背包客,不太適合家庭旅遊住宿,游泳池最淺也有150公分,小巧的走兩步水就過頭頂了,所以很不適合兒童住宿。

 

相關文章:

  • 巴里島半夜驚魂 <1> 半夢半醒
  • 巴里島半夜驚魂 <2> 原來如此
  • 巴里島半夜驚魂 <3> 鼻青臉腫

 

4

《慢遊巴里島 SLOW。BALI》巴里島半夜驚魂 <3>鼻青臉腫


自從發生半夜驚魂之後,我還是準時一早起床梳洗,七點到餐廳吃早餐,用餐時和另外兩位住宿客打了招呼,然後和PETER夫婦倆聊起夜裡發生的事情。

MR.PETER告訴我,關於夜裡發生的事,原來是這樣的。

那位住六號房的澳洲女生,是因為跟男友吵架才獨自搬到這裡。昨天搬來就認識隔壁房的兩個瑞士女生,然後還一起相約夜裡到PUB玩。結果澳洲女生在PUB又遇到她的男友,男友已經另結新歡,兩人才在PUB大打出手,加上自己又酩酊大醉,澳洲女生弄得全身是傷。接下來瑞士女生帶著喝醉的澳洲女生回到民宿,澳洲女生的房間鑰匙又搞丟....。

聽MR.PETER一分鐘簡單說完故事,只是一件半夜住宿客酒醉事件。然後我也跟PETER夫婦說了昨夜的發生的故事,她們三個女生錯把我住的大房間當成是屋主房,夜裡在我房前逗留,讓我一夜都沒睡好的可怕經歷。

PETER夫婦聽了發生在我房前的事情也倆驚訝不已,兩人不斷跟我表示歉意。這下子反而讓我有些壓力,連忙說明其實也是我一個人出國在外窮緊張。

 

聊完這整件事,吃完早餐離開餐廳,我回房換裝準備到泳池游泳。

躺在泳池納涼許久,也不見昨夜的澳洲女生出來吃早餐,我想她可能還在宿醉吧!

躺在泳池發呆想起前一天上午,同樣當我獨自躺在泳池裏看著書時,MR.PETER帶著這位澳洲女生來參觀房間時,澳洲女生還主動與我打招呼,印象中她是梳著馬尾的金髮女生,而且長的很美,笑起來可愛極了。還在納悶,我也曾住的六號小小的房間沒冷氣,她們怎麼忍受待在悶熱的小房間啊!

沒多久兩個瑞士女生也換了泳衣出來游泳,依舊快樂的玩水和聊天,她們完全忘記夜裡的事情。等到太陽略曬時,我收拾放在泳池旁的書及用品回到房間。

當我才走回到房間不到30秒,轉頭望看到窗外泳池怎麼多了一個女生,原來是那位宿醉的澳洲女生就出現了,她速度還真快,已經躺在泳池邊曬太陽了。

我在房間窗前發呆,這也太巧了吧!怎麼我才一離開泳池,她就立刻出現。是我太多慮了,難道她是怕尷尬不好意思看到我嗎?!

看到她穿著泳衣在游泳曬太陽,她帶著流行大款的太陽眼鏡,臉和身上有不少的瘀血和擦傷,不過當她拿下太陽眼鏡,眼窩還有兩塊對稱青黑色瘀青,就像還戴著另一副太陽眼鏡,她的男友出手還真是重。

我繼續觀察她,避免讓她尷尬,我反而不要開門與她打照面,乾脆整個下午待在房間裡看書吧,結果自己悶在房間快兩個小時,直到肚子開始餓了。好不容易等到她離開泳池回房,我立刻拿了背包衝出門。

我和那位澳洲女生始終再也沒照過面,老實說我也想要避開她,我不是沒有同情心,其實我是無法克制自己看到她的大花臉必定是會大笑。

 

出門時經過泳池,我又跟兩個瑞士女生聊天拍照

花了一些時間聊天,我想這下子換澳洲女生躲房間吧!

 

下午從海邊散步回到民宿,遇到MR.PETER,和他聊天時,剛好一位陽光燦爛高大俊俏,臉部也有擦傷的男生走向我們,我在一旁聽他向PETER詢問時,我真愣了一下,原來俊男要找六號房的澳洲女生,嗯..........八成是喝酒誤事!這一對佳偶看似登對的文明人,居然也會打架,不可思議!

 

相關文章:

巴里島半夜驚魂 <1>半夢半醒

巴里島半夜驚魂 <2>原來如此

 

文章延伸:

幽靜的民宿<1>前進沙努

幽靜的民宿2>沙努換大房

 

2

《慢遊巴里島 SLOW。BALI》巴里島半夜驚魂 <2> 原來如此

<三更半夜拍照>

續上一篇巴里島半夜驚魂 <1> 半夢半醒

黑暗中,當我已經確定窗外有人。我深怕被他們發現,手不聽使喚顫抖慢慢放下窗簾。

門又在搖動,才想著該躲哪裡?不算小的房間居然沒地方躲,還是先躲道浴室?這也不對!根本沒地方可逃,我緊張的在房間踱步...........

慌張的情況下冷靜做了幾件事

第一、先準備報警。輕聲、摸黑到床頭櫃上拿起發出微光的手機。找到電視旁民宿放的緊急聯絡電話紙,我連忙先按好數字"110",萬一出事我可以立刻直接按下"OK 鍵"。

第二、拎著包包找到裡有兩個皮夾,我拿出其中另一個備份的皮夾,裡面有預備的美金、信用卡。東張西望找到可以藏皮夾的地方,把皮夾塞到冰箱底座下,另一個皮夾讓他們搶走吧!

第三、心中好不捨貴重的手提電腦和數位相機,一定也會被搶走。不論如何我會求他們留下我儲存所有照片和外接式硬碟。

第四、再從化妝包裡拿出瑞士刀緊握在手上。準備萬一有事,可能要放手一博吧!

 

 

這時候外頭有聲音了~~ㄎㄤ!~ㄎㄤ!~ㄎㄤ!

緩慢而清脆的聲音在外面隨著風飄著,原來有人敲我房間的玻璃窗!

我跳上床縮在床角,是不是小偷想試探我已經醒了?都怪自己以前恐怖片看太多,告訴自己沒事沒事!卻又擔心拉開窗簾後面,是一張可怕猙獰的臉?

這空間我太陌生,隔著玻璃窗和窗簾後,想著該怎麼辦?緊張又全身顫抖,都快崩涙了!

再次又傳來敲玻璃窗的聲音ㄎㄤ!~ㄎㄤ!~ㄎㄤ!

三聲重複敲著我的玻璃窗,我依然不敢出聲。

這時好像聽到門外有人低聲說話。我慢慢走到靠近門邊,側著頭豎起耳朵仔細聽,聽到嘰哩呱啦微弱低沉的聲音,說著我聽不懂得語言。

乾脆這樣,我決定勇敢出來面對,走到窗前很有氣勢的拉開窗簾嚇嚇他們。首先確定房間要比外面微弱光更暗,把房間所有的燈都關掉〈這樣他們看不到我,而我才能清楚看到他們〉。

我鼓起走到窗邊勇敢拉開窗簾,仔細看外頭還是昏暗的光線,只見遠處椰子樹葉隨風輕輕搖著。

突然一張大臉近貼在玻璃窗前,是一張非常素白陌生的臉孔!

啊~~~~我大叫一聲!對方也被我嚇到。

唉喲!原來素白的臉是5號房的瑞士女生,我終於高興放心些,大概沒事了!

 

 

瑞士女生三更半夜來找我,會有什麼事嗎?

隔著玻璃窗我仔細看看窗外,顚腳瞄到左下方還有兩個女生坐在地上。怪了,民宿這麼多空間休息的地方,怎麼會到民宿最遠我的房間門口來休息呢?

其中一個席地坐在我門前,背部還倚靠在我房門〈難怪我的門一直不停晃動〉,他們三個人不知是發生什麼事,隱約聽到其中好像有人在哭泣。

瑞士女生隔著玻璃窗看到我,先是愣了一會兒,然後才問我『知不知道屋主是住哪裡?』

我回答她『屋主?屋主就住在妳們那棟房間樓上啊!』

她又問我『知不知道屋主如何稱呼?』

我說『屋主稱呼PETER。』

然後又問『現在是否方便去找屋主?』

怎麼我變成萬事通了,我怎麼知道呀!

但是我轉頭看看隔壁棟的2樓沒有燈光,我說『不太清楚,PETER 應該也已經睡了〈正常人都該早睡早起〉。』

隔著玻璃窗我問她需要幫忙嗎?她搖搖手。

停了幾秒,就這樣互道了晚安,我放下窗簾。

我嘆了一口長氣,終於放心癱坐在床邊,原來她們以為我這間是屋主的房間吧!

看看手機上顯示已經凌晨2:37,想到剛才自己慌張失措,緊張到沒有開門幫忙她們,覺得自己真是失禮了。

 

 

放心安穩躺在床上已經沒有睡意,這時聽到外頭又有說話的聲音。

我又跳下床,今夜我還真忙!我好奇拉開另一扇窗簾細縫,順便拿著相機調成放大光學來觀察,看見屋主PETER 已經下樓了,PETER 的太太JAN也站在樓梯口,隔了一會兒PETER 找來晚上守夜的人,兩個瑞士女生打開6號房將澳洲女生攙扶回房間。終於所有人都各自回房,結束今夜紛紛擾擾的事件。

一夜的折騰,我乾脆打開手提電腦,把今晚的"驚險"的事情稍為KEY入手提電腦。終於有睡意準備上床繼續夢周公,想到自己今夜神經兮兮,獨自一人臨危不亂面對的表現,真是好氣又好笑。畢竟自己一個人在異鄉,能夠平平安安實在太好了!

躺在床上我的腦袋又開始轉了,明明樓梯口貼了樓上是屋主自用的字條。那兩位瑞士女生比我早住進間民宿,已經這麼多天了,她們居然不知道屋主是誰?也不知到屋主名字?她們也不知到屋主住在她們同棟的樓上?

但是為何我才住第2天就通通都知道呢?原來白人不一定認識白人!/p>

昏睡中..........

 

下次再寫隔天PETER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,這夜的事終於揭曉 巴里島半夜驚魂 <3>鼻青臉腫

 

文章延伸:

幽靜的民宿<1>前進沙努

幽靜的民宿<2>沙努換大房

 

2

總瀏覽量

liubonnie.com © 2021. 版權所有。